<form id="ll71l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ll71l"><output id="ll71l"><ruby id="ll71l"><mark id="ll71l"></mark></ruby></output>

<address id="ll71l"><strike id="ll71l"><ol id="ll71l"></ol></strike></address>

<track id="ll71l"></track>

準確調整香港最低工資,排解基層憂難

2023-01-11 16:33

最低工資在凍結長達4年之后,終于迎來調整。行政會議昨日通過建議,將最低工資水平由現行每小時37.5元調升至40元,增幅為6.7%,待下周三提交立法會表決后,于今年勞動節正式實施。最低工資獲調整固然值得肯定,但目前的金額仍然遠遠脫離現實,也無法真正反映香港基層勞工所面臨的壓力。有關部門應積極研究,引入客觀的方程式,以“一年一檢”的方式,準確計算合理的最低工資。這是體現特區政府積極作為排解民生憂難的有力舉措。

香港作為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,在最低工資保障方面,一直處于落后狀態。實際上,參照全球最低工資狀況,例如美歐等國家和地區,最低時薪都在80港元以上,澳洲更高達117港元,幾乎是香港的三倍。至于“亞洲四小龍”的韓國、新加坡、臺灣地區,盡管計算方式有所不同,但也無一例外高于香港。如果結合人均GDP的比率來計算,香港最低工資之“低”,可謂全世界之最。不僅是絕對數值低,連計算方式以及檢討時間也遠遠落后于其他地區。

最低工資具有象征意義,但對于香港而言,如今的最低工資既反映不了實際的勞工市場情況,也無法體現對最底層勞工的有效關心。首先,在勞工嚴重短缺的情況下,目前市場已很難用最低工資去請到人,最低工資絕大部分情況下有如一個擺設;其次,根據最新一份報告顯示,當最低工資上調至每小時40元,受惠人數則為4.6萬至8.7萬人不等。這一統計數據看似矛盾,但實際上說明了最底層的勞工,尤其是外判制度下長者的就業等方面,仍然面臨各種嚴重不公平情況。

顯而易見,香港需要完善最低工資制度。首先,計算方式應當調整。在目前模式下,調整工資主要考慮4大范疇,其中包括“一系列指標”,最后由勞資雙方“討價還價”來得出結果。整個過程缺乏透明度,也有“流產”之虞,費時失事。有議員建議,應以物價指數、勞工市場狀況及低薪行業雇員數據等,構成一個客觀的方程式,合理計算出最低工資水平。當然,這個方程式的設計,需要取得各界共識。

其次,檢討時效應優化。目前“兩年一檢”的做法已經過時,既無法及時反映勞工市場的變化,也無助于整個經濟發展,往往是在“追落后”。事實上,“一年一檢”方式既有利于勞工一方,資方也同樣能受益,可以避免因累積過高加幅而帶來的壓力。早前不同界別的立法會議員都表態支持相關做法,既然已經形成共識,政府無需顧慮太多,可以跨前一步。

設立最低工資的根本目的,在于保障基層勞工,縮減貧富差距。但香港自2011年實施該制度以來,堅尼系數不降反升,2016年統計高達0.539,五年后今天的情況可能更加惡劣。雖然造成貧富差距擴大的因素有多種,包括稅收及福利政策等,但基層市民的生活未獲明顯改善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新一屆特區政府上任后積極有為,行政長官李家超首份施政報告也表明解決貧窮問題的決心,包括檢討最低工資制度,以及重組扶貧委員會等等。各界期待,有關部門能盡早落實相關政策,回應市民改善民生的迫切訴求,讓最低工資發揮出應有的角色和作用,增加市民的幸福感和獲得感,真正做到“切實排解民生憂難”。

原標題:準確調整最低工資,排解基層憂難

來源:大公報

老师扒开黑森林让我桶
<form id="ll71l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ll71l"><output id="ll71l"><ruby id="ll71l"><mark id="ll71l"></mark></ruby></output>

<address id="ll71l"><strike id="ll71l"><ol id="ll71l"></ol></strike></address>

<track id="ll71l"></track>